遁遁

琴棋书画,样样不通

日渐

文/遁遁
我觉察到日渐的苍老
记忆桥上车水马龙
年华日渐离去
只有夜晚悠长的回响
迤逦的柔波扰动星星闪烁

我的杯中积蓄尘垢
在日渐污浊的秘密中假意审视真理
日渐鄙弃落日的美色
鄙弃日暮下灰蓝的、沉默的房顶
飞鸟使时日看上去永无止境

我日渐倦怠重复的哀思
喋喋不休的诉说丢入虚无的那岸
苍老是日日翻涌的谎言
风将要吐出暴雨
涤净此日的空杯

风景

文/遁遁
小男孩趴上窗台
绿化带分出错综迷局
灯未来将要亮起
奶奶们还围着扑克牌
青藤角落的青苔
满是馥郁的青色
风生出两张耳朵
颜料的秘密在长凳上开花结果

盒子中亮闪闪的生命
如藏在缓慢白云马车里的星星
听夕阳日日吹奏哀歌
生锈的扶手或灯下的木质品
这些都是索然无味的景色
而索然无味是永恒的乐趣所在
比如岩石看海
比如小男孩生成了我

流水

文/遁遁
窗户漏进流水
梦顺着流水漏出
粉色的被子和衣物
渐成瀑布
阳光大声的拍击

裙子被风拂动着波纹
河底鹅卵石色颀长的腿
立交桥倾泻下的澄亮流水
从身旁汨汨而逝
倒影出十万八千个过去

流水抱着一怀绿叶
汽笛拥塞长鸣
帆船扬起白昼
清澈的样貌在此一瞬
夏日顺水而归

精神人

文/遁遁
我在洗衣服
他坐在晾衣杆上逗鸟玩
我梳好头
他赞一声真是帅炸天
我乘着公交车穿过城市
他飞着飞着落在海边
演出一场对陈旧的追悼性话剧
像云朵一样破碎消失

野性像传说中的天马
模仿小王子落在沙漠
亲吻着夕阳下心上人独特的美丽
开始在田野上收割
他皮肤上满是阳光的澄澈
悲伤的星光散落入长长的河
吮吸尽青春的嘶鸣
日子活在他咿咿呀呀的角色里
而他从海上掠过

长夜幻想篇

文/遁遁
明亮的舞剧落幕
掌声如潮尽数倒入杯中
海面沉默,些许空气波澜不惊的笑
而我一无知晓
和千万鱼们躺在深深的杯底
或看或听或梦见
鱼和星子在远远的海面上漂

我有时高兴的想要死掉
也许悲伤也可以到达这样的深度
明日出海的渔夫会像神灵一样叹息
抛下的网如同一片黎明
东海美人鱼又开始舞蹈
寿衣在无声中的编织
等万千鱼们白头到老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2.27

乡村月份

文/遁遁
一条猫象征一个奇艺的措辞
树木在夕阳里无论怎样都好看
飞鸟巴士忙碌不已
只剩下秸秆无所事事的站在田野上
暮色如同格雷那般歌唱
干枯的草地野蛮又文明

熟透的人从房子里抛出目光
一些风就像哲学一样
但这里全部都一动不动
厚重的样子看上去不像时光
而我还要这样虚度
在心中胡言乱语
等自己破碎,或春天苏醒

晚上的事情

文/遁遁
天上的光芒不见了
地上的人缓缓亮着
雨中旗帜在黑夜里深深飘荡
千家万户坍缩消失了

汽车长长短短断断续续
缥缈的画上一滩滩光晕
撕掉这一页
包上热气腾腾的早点铺

抱怨天上的光芒不见了
我用过的时间也不好收拾了
那个潇洒的刀客怎么还没出现
地上的人该熄灭了

宗教们

文/遁遁
神学家告诉我这个事情的严重性
比如钟没人敲
经没人读
以至于佛祖总是迟到
上帝晚上睡不着

神学家一本正经的说
春天来了
黄昏飞满出窍的道士灵魂
我不禁偷笑白胡子老头们
原来卿本佳人

悼亡叙事(12.13日)

文/遁遁
那些野狗不承认戕害了这些麦子
而七零八落的金色已渗入到泥土里
傍晚,那时落日小旗刚刚竖起
火焰就跳入稀疏的田野中

土地高高的喊叫,低低的呻吟
渐渐一声不吭
野狗在焦热灰烬上舒适的打着滚
而七零八落的灰色埋入废墟

“贫瘠的地方不存在丰收
是野草不是粮食”
那就活在水上的窝里
舔着扑狗夹的锈迹

残损做了泥土的新肥
那些颜色随风而去
山岗五光十色,光怪陆离
还一直听见高高的喊叫
低低的呻吟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12.13     不忘历史

十二月漫谈

文/遁遁
光从缝隙间跋涉而来
坦途中灰色斑鸠鸣声一片
窗前风光使人沉思

夜晚或者更后的黎明早早在前方等待
钟表投入湖中
假装一无所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    12.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