遁遁

琴棋书画,样样不通

在一片有天的黑夜里(2013年)

文\遁遁

      要不是我抬头,或许我就要被嘈杂的呐喊所淹没。

      我远离城市中心,没有霓虹遮掩,没有烦心屏蔽。这只是学校晚自习的下课,而我却惊鸿一瞥到夜晚真正的安全与厚重。坚固的天空横架头顶,北极星领前,细碎的星屑闪闪点点,要一直盯着,才能发现。

      有月亮就有了天!就如同有太阳就有了天一样。太阳是白天的眼,到了晚上,眼睛闭上,月亮这颗黑夜的心脏就开始发光。曾听说过盲人用心去听世界,想必黑夜也是一个这样的盲人吧。

      它不注视着你,所以没有目光的炙热。它不注视着你,所以是淡如水的快乐。浇灭了你从人群中挤出来的兴奋与热闹,让你好好看着,好好看着。

      我于是就看着它了。月亮安安祥祥的躺在被屋檐割据的摇篮里。平平整整,让我眸子失去了别的神韵。于是我像是渐渐脱离人群,头脑中白雾翻腾,朦朦胧胧。我似乎成了一团粉尘拼接的人,一阵风或光,就把我吹离开,让我不被人发现的飘散开,最后就不声不响的消失在这里。

      当我在感受到了地面时,我身边已空无一人。我的身体,却轻浮于空中,失去重心,没有依靠。似一掠飘忽的飞烟,一缕随风而去的轻纱,在安静下起起伏伏。现下,我到不是个人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  我看见一阵风卷过草地上的青叶,看见月光在泥土的缝隙里潺涓。草坡带着缓缓的倾斜,笔挺而枝冠奇怪的大树就站在那下面,稀稀疏疏,仿佛几十个人大声欢呼——双手抓来抓去,嘴巴叽叽咕咕——那是树洞。再往远一点的地方看去,满是枝冠茂密的树,或许我应该叫森林。越近中心,越看不清。

      从我后面走,一座威耸的高山,侧过去是夜雾弥漫的山谷,这能听见自己呼吸与脚步的地方,还不忘携上春天应有的寒冷和鸟儿的夜啼。可惜风声不息,是我寸步难行,不得究竟。

      若是我不动,时间就不会停。我会以一掠飞烟,一缕轻纱的身份存活在这里,存活在丰腴的空气里。我聆听清泉弹琴,收到鸟儿的翎羽;就算没有身体,也能在月亮船上休息;在这里,我能丢掉眼镜,让世界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  在不被侵略的时空里,我终究要安安静静的,随着最后一片污土离开这,走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 待我双脚触地,明月又将我惊醒。微风旋绕身体,我第一次感受到大地的充实与月亮的透明。不知何处的嬉笑声传入我的耳中,我该庆幸,我的灵魂是受上天青睐的,只是不晓得何方神游仙人,带我走得天方一角,明月一照,寂静一宵,清风一撩……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