遁遁

琴棋书画,样样不通

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中旬随笔

文\遁遁

昨夜星辰昨夜风

星辰有着最奇妙的幻想,她出现总有着出现的意义,现在星斗纵横,我又能看见她的样子并想着她的意义了。

思考我们之前看不见她的原因,我们熟识的理由是我们被污染了。无论环境还是其他,人们说天空和心都沉沦在霓虹雾霾之中。我庆幸,我在社会边缘,城市远郊,我又感叹,就这样我还再被许多强光终极、骚扰。可是我这样说是毫不负责任的,我一边享受着失去星星后的生活,又一边想着回归天人合一的状态,真是怪哉,就算回到了天人合一,我想着自然、旷野,我又能在旷野、穹顶之下独自生活吗?一天可以,一年呢?没有信念,我又在说什么废话。

我们要把很多东西杂糅起来。把星星和现在杂糅起来,为什么呢?我们活着,觉得还需要历史,还需要一点渺茫,但又不能摆脱,所以我们要坐在现代,看着星星,想一下梦,然后恍然大悟,哦,原来古代人是这样的。而古代人,也看着她,坐在当时的现代,想一下梦,然后恍然大悟,哦,原来世界是这样的。时空的共鸣在这一点光上碰碰作响,隐隐回荡。谜,是天空后面、宇宙深处藏着的秘密。更何况我坐着看会星星,别人一问我在干嘛,我也能回答的比较文艺,比较有逼格。

扯远了。那么好,星空终于在我眼前,而我又有着看星星的特别技巧。你眼珠子往天上一放,聚精会神看某一个不是很明显的星星,这时就会觉得其灰暗明灭,你只需把目光搁在屋顶上,用余光一扫,好了,她都是你的了,你对上了银河的一眸。

那是什么感觉呢?就仿佛夏天某个午后,你躲在凉爽的树荫下躺着。那种很高很高的树,枝叶又茂密的惊人,以至于阳光斑斑驳驳。你就望着绿叶在枝头上一颠一颠,突然有风吹过,阳光过隙,飞流直下,溅入你的眼,”碰“的一下子点燃了整个夏天。然后,蝉啊,猫啊,狗啊,蟋蟀啊,怪虫啊死命的扯皮起来。那些阳光、树皮都炫目的让人大汗淋漓。

恩,有人说,还是过去好,还是乡村好。我怎么知道哪个好呢?为了星星放弃城市吗?这不就和那些”我喜欢法国梧桐,因为我喜欢法国“的人一样么?

一个星辰,一个回忆,一座村庄,一个时代。我辨认不出这个星星和下个星星亦或是没有她时的天空有什么区别,而我也不曾真正目睹星辰熄灭。那玉带缠绕着璀璨的城市,灯光如同燎原的烈火,当他意气风发的在广袤的世界里燃烧,让世界越来越热、越来越闷时,我们就要看着他毁掉东西,就如同你玩游戏,总是要重新读档的。我不想被火烧,也不想烫死,但是呢,你终归是要留个疤的,留一下,总不介意吧?

所以我莫名萌生出些许惭愧来。在那么多没有星星的夜晚里,我都不曾考虑过这件事,直到她出现了,我看见了,我才想起她,觉得她——啊好美——可这又会怎样呢,今天过了,星星没了,生活依然在继续。我又不会感觉不好或是其他的颓废。她毕竟不是长河的主角。她足够美、足够迷幻、梦幻,所以她从不真实。我现在还有心看她,但火焰已经烧了过来,我想,以后也许再没有机会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具体日期忘记了。12月中旬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