遁遁

琴棋书画,样样不通

九月二十八日晚速记

文\遁遁

       天空是乌紫色,比起那些幢幢黑影要亮上许多。从一个更明亮的小空间里去目视深沉广阔的大空间,就有一种莫名的呆滞与不测。

       天气的温度骤降,呼吸中少了温暖的粘稠。一日的时间在皮肤上留下的作用还不立竿见影,华灯放遍,在那片大空间中荧荧不绝,于是今日又要过完。

       雨啊,风啊,扫来扫去。清澈的样子在地上徘徊。空旷的幻觉挂在枝头,看不见它的样子,只能在呼吸中一点点享受它的碎片摇落。呼吸之后,又怀疑这样空白的幻觉。而此情景,最适合睡眠,哪怕长足的躺一个下午,心中也觉得不够。无所事事的感觉一直在,看样子还要持续下去,于是强迫自己来到自习室,晚间的白灯光、空教室。

       此间黑紫色的夜晚,茫茫迷雾浮于头脑中、眼皮前。风从敞开的窗子里进来,在我裤子、脸颊上轻叩两下,我肉体的门颤了颤,然后依旧紧闭,里面居住的思绪不在家。

       是什么在意识中隐隐约约那么亮,咕咕的水管排去了什么?猛然间疑惑自己是否拥有记忆,这样无知的感觉汹涌而来,窗外的树木停滞着浓浓的轮廓,扎根地下,剪纸一般的不再招摇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