遁遁

琴棋书画,样样不通

文\遁遁 

     我似乎没有浪漫主义的头脑。

     为此我需要浪费大量的时间用于回忆,来佐证自己的观点。如同我所看的那些美文佳作一样。那一把美丽而浪漫的意象,所给我带来的是心灵的震动。就像看见晚霞倒垂,而流火却灼烧在我心上,又像看见大云壮丽,而世界却撞在我的眼上。不同的是,一个是文字在心中,一个是风光在脑中。

     噢,原来我的记忆里已有了这么多现实的记忆在了。

     我还有无数的事情要去处理;还有那么多的头绪没有理清;还有无数的试卷没考;还有那么多次该被骂的事情没被骂;还有那么多次该被剥夺的权利没被剥夺;还有那么多毫无理由毫无根据的限制在限制我;我还有没有经历什么我认为的大挫折;我还有亲人、我爱的人;还有那么多情绪要爆发;还有眼泪没有流淌成河;还有和亲近的人之间的观念矛盾那么尖锐,而感情却那么好;还有无数的期望担在我身上;还有无数人以为我好或坏;还有无数的笑容要舔着脸;我还有愤怒,还有疯狂,还有世界待我去拯救;还要藏住心事;还有地球没有炸,人类没有死光……

     所以我不能忘记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 可我还有想像与奢望呢。在一个下午,安详的靠在阳台上,看着楼下的树,天上的云,仔仔细细的思考在它们的目光中,楼上的我和天底下的我是到底什么风光。然后再凭着自己笨拙的理解,或许为了美好,或许为了押韵,总之就要去写两行烂到不能在烂的诗句或文字,之后再去翻开一两页从思想到灵魂都浪漫的无以复加的砖头,对着自己的大脑狠狠的拍两下,最后心满意足的去休息。

     如果天空是一片不会倾覆的海,那么我就是在海面上振翅的鸥,在茫茫幻想的海雾里翱翔,觅食的时刻也不能松懈。

     这或许就是我要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,因为这样让我感到自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10月29日

评论

热度(1)